不敢不用元朝的真的有这么恐怖吗?=元朝恐怖历史

科技频道 2020-01-14136未知admin

  元朝的确是我们中国历史上比较混乱的时代,这是因为元朝他是蒙古族人,并不是我们中原大地自己的汉族,所以他对于汉族人的一些治理方法,就有很大的,其实很多的法律都是为了针对,对蒙古人并不受罚,所以说也就是说引起了的极大不满。就说题主所说的,不敢,不用,这些都是用于的身上的,对于蒙古人来说他们在元朝生活的是十分的舒适。

  蒙古人,骨子里面就透着一种征服的,所以说如果稍稍有不他们的意思,就会被他们,而且元朝还有明许多的,这都是用来针对的,比如说不能担任百官之长,而且蒙古人犯了罪,官员是不可以断罪处理的,而且只要是蒙古人以及一些西北的突厥民族都可以。

  而且汉族百姓的田地大多都被这些外族人占领,但是元朝仍然会向百姓们征收十分严苛的税赋,因此百姓们受到了十分的,所以导致很多的百姓了绝。而官员因为元朝不给他们提供俸禄,更是变相的百姓通过收刮民膏民脂来满足自己。

  所以说这段时间对于来说生活是的,而且再加上汉族文化与蒙古族文化之间的摩擦,几乎在元朝的时候被,所以直到元末全,朱元璋才了元朝的,把百姓们解救出来。

  元律“蒙古人员汉儿,不得还报”。若,只罚凶手出征,付给死者家属烧埋银就算了事

  害人不敢。蒙古人却不用。这就是元朝的等级制度,对的很严重。

  展开全部简直就是没有的事儿!“蒙古人打不得”,此条出自《元典章.刑部》,原文如下:

  至元二十年二月,中书省刑部准兵部关:承奉中书省札付:照得:近为怯薛歹蒙古人员,各处百姓不肯应副吃的,不与安下子,札付兵部,遍行合属,依上应副去讫。今又体知得:各处百姓,依前不肯应副吃的粥饭、安下舍,致有相争,中间引惹,至甚不便。仰遍行合属,叮咛省谕府、州、司、县村坊道店,今后遇有怯薛歹蒙古人员经过去处,依理应副粥饭、宿顿安下舍,毋致相争。如蒙古人员汉儿人,不得还报,指立证见,于所在官司赴诉。如有之人,严行断罪。请依上施行。

  这里说的是“大汗怯薛”,也就是蒙古和英烈子女——其中也包括和色目人怯薛。有人说“如蒙古人员汉儿人,不得还报,指立证见”,这段文字说的不是怯薛,是说“强调所有蒙古人”。实际上还是根本就没看完《元典章.刑部》或看了装不知道!

  延佑二年三月,袁州奉江西行省札付:照得:皇庆二年七月初九日本申:万载县达鲁花赤捏古伯呈告:本县尉和元,带同男和仲、弓手朱辛一等行打事。问得和元等一干人招伏明白,议拟各各,令和元离聀。为系为例事理,移咨中书省照详去后,今准咨该:送刑部呈:议得:万载县尉和元,皇庆二年三月初一日习仪,因与本县达鲁花赤捏古伯,品齐排拜致争。当日晚,与弓手朱辛一等,并男和仲、和济,一同巡夜,迎见本县达鲁花赤捏古伯行马提牢,不合理问排班缘故,与捏古伯换口相骂,互相扯捽,以致朱辛一与男和仲等将捏古伯拖扯下马,捽脱须髯,带伤。以此叅详:县尉和元与达鲁花赤捏古伯,互相毁詈,罪若轻重两科,事难同处,元朝恐怖历史合令和元回避本县,别行求仕。其余人等,依准行省所拟断罪,相应。具呈照详。得此。都省议得:万载县尉和元等,殴詈达鲁花赤捏古伯,罪遇原免外,拠回避本县,依准部拟。咨请依上施行。仰即令和元回避本县,别行求仕。

  这个案例是蒙古人县“一把手”达鲁花赤与县GA局长起了冲突,被GA局长的手下当街。结果是遇到,的都没事(有事也是依律杖罚),只调县GA局长到它县任职。

  皇庆三年四月日,福建宣慰司承奉江浙行省札付:准枢密院咨:移准中书省照会:来呈:宣德府知府怯来,虎贲司千户杨也速答儿公事。于皇庆元年十月十六日,本院官奏过事内一件:‘憨剌哈儿等虎贲司官人每,文字里说将来者:“俺依着枢密院文书,差了一个姓扬的千户,元朝恐怖历史往宣德府交问事去来。那千户到那里,“一处约会问事”么道说了呵,于哈你八都儿位次内坐来有。怯来知府,使令祗候将杨千户拖起跪厅,令人揪着头发,掴打数下,口内血出,又白纸上勒要了招伏。”么道说将来呵,俺上位根底奏了:“省里、院里差人前去那里,将他每明白对证了。怯来知府并首领官、元朝恐怖历史令史等,与了招伏文字来。为他无体例的,诫谕的。今将怯来知府打五十七下,别个的根底,挨次着要呵,怎生?”么道,根底奏了,“依着圣旨体例里,省里差人前去,一同断去。”么道,省里与将文书去呵,如今,省官每都送刑部,再交归对拟罪。’么道,奏呵,奉圣旨:‘我知道怯来是一个拨(校记:通“泼”。)皮歹人有。将他打五十七下。’钦此。

  这个案例中千户“杨也速答儿”是个典型的蒙古名字。蒙古官打下属官,结果裁决:打了蒙古官五十七杖!

  至元五年八月,尚书刑部拠八柳河渡司提举达剌海,因韩千户相争渡口,用马鞭于韩千户头上打了两下,罪犯。本部议得:即系品官相殴,合杖六十,拟罚俸一十日,该二十一两六钱没官。呈奉省准,施行。

  这个案例的结果是蒙古官打了汉官,刑部判决:杖罚六十,罚俸十天!

  小民打架是用不着刑部、省部甚至的,所以《元典章》里也不可能记录小民打架。从官员互殴的结果上来看,蒙古人打没什么,还是得按律例来判!也不是没暴脾气,县GA局的基层办事员当街打县蒙古一把手……这罪放在今天后果简直不可想象!!!蒙元也是“十恶不赦”,者遇赦可原(赦免),肇事者的头领局长时候被调它县任职,说明原来的处理也跟官员互殴没什么两样(按律给杖刑),没有特别的处罚!

原文标题:不敢不用元朝的真的有这么恐怖吗?=元朝恐怖历史 网址:http://www.bustupbeautynavi.com/kejipindao/2020/0114/6985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南来北往新闻网 www.bustupbeautynavi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