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闲斗诗会上大放异彩,其实并不合实际,古人的斗诗应该是这样的

历史频道 2020-01-0896未知admin

  原标题:范闲斗诗会上大放异彩,其实并不合实际,古人的斗诗应该是这样的

  《庆余年》可以算得上是2019年年末最火的一部电视剧,也是人们讨论的热点,虽然近期已经结束了大结局的播放,但是其热度却高居不下。而在电视剧中,张若昀饰演的范闲更是成为了人们关注的重点。

  当然,人物是帅的,剧情也是有趣的,但是这毕竟是电视剧,是如今的我们创作出来的东西,因此在某些地方,或许也是存在不符合事实的情况,比如范闲在斗诗会上的表现,便和古人的斗诗场景有所出入。

  斗诗会的第一个主角是郭保坤,他写出了一首七言绝句:

  但是显然的,这不是优秀的作品,存在一定的问题,比如押韵和平仄方面都不合规律。其实,在古代“风”和“灯”并不押韵,而且“沉”与“风”、“灯”更是差之千里,而且这首诗过于平铺直叙,诗讲究“意在言外”,本诗显得过于平淡了。

  而在郭保坤之后,何综伟又吟了一首五言绝句:

  显然的,这个作品也是有所缺憾的,比如撞韵,寒、山不同韵,还有平仄问题,不过本诗比郭保坤的那首诗,意境更深,还采用了拟物修辞,写法上也更成熟,也算是一部过得去的作品,但根本谈不上优秀。

  然而,这前两个人的表现,却获得过人们的追捧。由此看来,观众的鉴赏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。就在前两个人都的时候,范闲拿起笔“写”出了一首杜甫《登高》:

  并凭借这首诗,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赞叹。但是此时人们真的懂不懂斗诗,懂不懂优秀的作品,我们却是不敢确定的。

  古人常常斗诗,但是却是有一定的规矩的,要么是情景的符合,要么是字数亦或者是形式有所。比如在《红楼梦》中,有这样的介绍:

  黛玉笑道:“今日老太太、太太高兴了,历史频道这笛子吹的有趣,到是助咱们的兴趣了。咱两个都爱五言,就还是五言排律罢。”湘云道:“限何韵?”黛玉笑道:“咱们数这个栏杆的直棍,这头到那头为止。他是第几根就用第几韵。若十六根,便是‘一先’起。这可新鲜?”湘云笑道:这倒别致。”于是二人起身,便从头数至尽头,止得十三根。湘云道:“偏又是‘十三元’了。这韵少,作排律只怕牵强不能押韵呢。少不得你先起一句罢了。

  由此可见,这场斗诗会中的是不少的,比如限韵,必须用“十三元”,比如形式为五言排律,同时还需要是大家联句作诗,一人两句,第一句接前人对一个下联,第二句给后面人出一个上联。

  但是显然的,《庆余年》这部剧中,郭保坤、何综伟和范闲等人所谓的“斗诗会”,却没有设定任何的斗诗规则,形式、主题、历史频道字数等等,都没有做任何的,如此的话,是很难就能力进行对比的,因此并不能够称之为“斗诗会”,不过这都是剧情需要,历史频道我们在此也不必过于苛责,你们说是不是呢?

  :《红楼梦》、《古诗鉴赏》

  

原文标题:范闲斗诗会上大放异彩,其实并不合实际,古人的斗诗应该是这样的 网址:http://www.bustupbeautynavi.com/lishipindao/2020/0108/3284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南来北往新闻网 www.bustupbeautynavi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